考古新发现!4000年前人类竟也沉迷棋盘游戏

2019-09-30

玩游戏是人类的本能,现代人的游戏花样很多,声、光、电不带重样的,如果往前数几千年,青铜时代的原始人怎么娱乐呢?近日在阿塞拜疆的一处洞穴中,考古学家发现了一张原始棋盘,揭开了原始人游戏的奥秘——他们下棋。

在阿塞拜疆的戈布斯坦国家公园(Gobustan National Park),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员沃尔特·克里斯发现了一处游牧猎人的洞穴,在洞穴的一处岩石台面上,赫然分布着很多被切割出的孔洞图案。克里斯大喜过望,这明显是一张棋盘,他找到了失传已久的“豺狼和猎犬”或“58洞”——传说中的上古游戏。

“豺狼和猎犬”曾经在古埃及法老阿蒙涅姆赫特四世的陵墓中被找到,阿蒙涅姆赫特四世墓中的棋盘跟主人一同下葬,时间大概在公元前18世纪。考古学家一直不知道这个游戏发源于哪里,为何突然出现在法老的陵墓中。现在,克里斯在阿塞拜疆的青铜时代遗迹中找到了线索,他发现了目前最早的“豺狼和猎犬”游戏板。这款游戏很可能由高加索地区一路南下,传播到了古代的近东地区,最后传到埃及,被法老带进了自己的陵墓里。

虽然只是一个棋盘游戏,但它的考古价值很大。很少有考古学家探索过阿塞拜疆的历史,并且更少有人知道它与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和近东社会的关系。这张游戏棋盘的发现不仅仅是一个新的发现,它更提供了一个路径,让人们通过游戏的传播了解广泛的文化交流过程。
克里斯运气不错,但他更应该感谢戈布斯坦国家公园,作为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的考古乐园,这个公园保存了上次冰河时代以来的很多文明遗迹,其中包括多达6000块岩石雕刻,它们的雕刻时间跨度达到了4万年。

在研究了洞穴周围的生活遗迹后,克里斯下了一个判断:“毫无疑问,在我看来,这块棋盘被使用了长达1500年,并且在下棋方式上并无多大变化,游戏的规则很稳定。”

“它(棋盘)在中间是两排,在外面有拱形的洞,它总是以某种方式标记出第五洞,第十洞,第十五洞和第二十洞,”克里斯特谈到发现的棋盘时说,“而且顶部的洞比其他洞稍微大一些,这通常是人们认为的目标或游戏终点。”

岩石凿刻图案由中心处的两列点以及外部的两列点构成,全部点列在中心列的一端处相交,交汇处的点比其他位置的点更大。点数可以变化,但通常有58个。考古学家猜测,当年的玩家用掷骰子的方式,来决定每一步可以行进的点数。大概类似于现代的飞行棋。先到达顶部最大那个点的玩家为胜利方。

Crist说,从游戏棋盘上岩画图案的主题和风格来看,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青铜器时代。不过,目前还停留在专家目测阶段,并未动用更先进的测年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