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游戏值得被重制又有多少回忆能够被唤起?

2019-10-16

忘了从何时而起,厂商们发现了游戏市场中的新商机,一年间重制游戏四起,无论是另年少的我们毛骨悚然的《生化危机》,还是带我们领略星际战斗的《光晕》,亦或是无边无际的《家园》,作为刚出校园不如社会的小编本人来说,这一切的产生仿佛是昨日种种重现眼前的感觉,而这些重制之作使得昨日的恐惧更加阴冷真切,使曾经宇宙更加广袤无垠。

似乎很美好,因为每个人都需要在回忆中与过去的自己交流,每个人都需要在内心深处有一份属于自己的情怀,而制作商们正式抓住了这一点,在市场如此贪婪的现今,牢牢地把握了玩家们的痛点。

宏观的话说太多会显得假大空,这是社会主义进步最不需要的东西,我决定现身说法,把我自己的情怀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番。

作为玩家也算玩过不少中外大作,小霸王时期的陈年旧事不提,PC时代也买过无数盗版光盘,见证了盗版从CD到DVD再到DVD9的发展历程,在网络的蛮荒时代,小水管的限制让线上资源少之又少。而伴随着各类门户在之后的崛起,以及网速的日益提升,也进入了资源的疯狂膨胀期,任何游戏唾手可得,只需要周五放学回家挂一晚X雷,一整个周末都不会闲着。那是一段我们疯狂玩耍,并从中筛选精致谈资好让你能在同学的闲谈中崭露头角的美妙青春。从高中到大学,中二的我和我的gay boy们虽然玩过无数作品,但最终在心中留下的,只有四个字——《使命召唤》,确切的说是《现代战争》系列。

时过境迁,现如今我们也都有了工作,甚至有些人已经准备成家,但就算如此,《使命召唤4:现代战争》的重制消息传开的那一刻,我们心中的普莱斯又叼起了雪茄,百战而死的麦克塔维什又变回了SAS的菜鸟“肥皂”。

序章中的暴雨更加冰冷,船舱更加压抑,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你的普莱斯的那声“GOTCHA”更加有力,好像所有一切都回到了那个我们在校门口的盗版店买完那张军绿色光盘的那个夜晚,从不知《使命召唤》为何物的小菜鸟,到阻止核弹阴谋的大英雄。每一处场景,每一段配乐让那时的我觉得自己就是SAS的一员,哪怕我手中的武器只是一只白色的双飞燕鼠标。

《使命》情结从那一刻开始野蛮生长。

浴血奋战到最后还是没能阻止中东的核爆,牺牲了无数游骑兵的无奈感;多年前,普莱斯的青涩时代,跟在麦克·米兰身后不敢妄动,身披迷彩伪装,任由敌人的大头皮靴和坦克履带在自己鼻尖掠过的窒息感;争分夺秒的攻下核弹发生基地,阻止了天启骑士的阴谋时那种高扬感;最终遭遇伏击,看到队友一个个倒下,以为回天乏术的绝望感和最后price划过M1911时的复仇感。

重制之作把我又带回了几年前的那份血脉偾张里。由此延伸,我想到了“No Russian”的血腥屠杀,里约热内卢的千里追凶,“勇闯夺命岛”的史诗重逢,交还M1911的羁绊,普莱斯的以火灭火,以核止战,谢菲尔德的阴谋和幽灵、小强的惨死,最后的遍体鳞伤和飞刀夺命。

不仅如此,我脑中重伤的肥皂和普莱斯一下飞机想要医治就遇到了伏击,对马卡洛夫恨之入骨的尤里出现,核爆之下满目疮痍的美俄战场,阴谋之下更深的阴谋,绑架总统,栽赃嫁祸,有人为了极端的正义残杀百万,有人为了和平的曙光自我牺牲。

“马卡洛夫……认识……尤里”,“对不起,肥皂”,普莱斯轻轻地把见证他与肥皂出生入死的M1911放在肥皂的胸膛,从这一刻开始,这场战争和普莱斯再无关联,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复仇,杀死马卡洛夫。

疯狂的终结只能依靠更加疯狂,而马卡洛夫低估了普莱斯的疯狂,也低估了尤里执念。没有战术,没有计划,只有扣动扳机,置敌人于死地。

使命召唤:现代战争》由始至终,都入木三分,因此至今我和我的gay boy们还可以把整个现代战争的剧情倒背如流,互相用台词调侃,这是我要感谢游戏的,它使我们留下了至死不灭的回忆和羁绊,这也是我要感谢重制的,它使这份回忆和羁绊,在我不知何以放置的时候,给了我答案——再来一次,因为你还不知道何时会是下一次。

很多玩家朋友跟我一样,都有一两款本命制之作,如果这些作品得以重制,我相信各位会毫不犹豫的支持,而对于那些选择其他重制作品的玩家,我们不应该也没有资格评价,因为那是属于他们独一份的回忆,他们也有可以诉说的故事。

老兵还没有凋零殆尽,回忆也没有戛然而止。我的故事至此暂止而不为止,无论何时我都会再来一次,因为使命在召唤。

感谢肥皂-约翰·麦克维什(SAS中士,141特遣队上尉)可以给我如此深刻的游戏青春。也感谢给予广大玩家深刻青春的所有镜中人,你们是我们在青涩时代最想做的自己!